天然马超算网

卷十二 洪范第六

天然马超算网 http://www.troxlerlabs.cn 2019-12-13 10:31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
尚书正义


武王胜殷,杀受,立武庚,


不放而杀,纣自焚也。武庚,纣子,以为王者后;一名禄父。○胜,商证。反。父音甫。


以箕子。归,作《洪范》。


归镐京,箕子作之。○。范音范。镐,胡老反,本又作?,武王所都也。


[疏]“武王”至“洪范”○正。义曰:武王伐殷,既胜,杀受,立其子武庚为殷后,以箕子归镐京,访以天道,箕子为陈天地之大法,叙述其事,作《洪范》。此惟当言。“箕子归”耳,乃言“杀受,立。武庚”者,序自相顾为文。上《武成。》。序云:“武王伐纣”,故此言胜之,下《微子之命》序云“黜殷命,杀。武庚”,故此言立之,叙言此以顺上下也。○传“不。放”。至“禄父”○正义曰:放桀也。汤放桀,此不放而杀之者,纣自焚而死也。《殷本纪》。云“纣兵败,纣走入登鹿台,衣其宝玉衣,赴火而死。武王遂。斩纣头悬之太白旗”是也。《泰誓》云“取彼凶残”,则志。在於杀也。死犹斩之,则生亦不放,传据实而言之。耳。《本纪。》云“封纣子武。庚禄父以续殷祀”,是以为王者后也。《本纪》“武庚禄父”双言之,伏生《尚书》云“武王胜殷,继公子禄父”,是一名禄父也。郑云:“武庚字。禄父,春秋之世有齐侯禄父、蔡侯考父、季。孙行。父,父亦是名,未必为字,故传言‘一名禄父’。”○传“归”至“作之”○正义曰:上篇云“至于丰”者,文王之庙在丰,至丰先告庙耳。时王都在镐,知“归”者,“归镐京”也。此经文旨异於馀篇,非直问答。而已,不是史官叙述,必是箕子既对武。王之问,退而自撰其事,故传特云“箕子。作之”。《书传》云:“武王释箕子之囚,箕子不忍周之释,走之朝鲜。武王闻之,因以朝解封之。箕子既受周之封,不得无臣礼,故於十三祀来朝,武王因其朝。而问洪范。”案此序云:“胜殷,以箕子归。”明既释其囚,即以归之,不令其走去而后来朝也。又朝鲜。去周,路将万里,闻其所在,然后封之,受封。乃朝,必历年矣,不得仍在十三祀也。《宋世家》云:“既作《洪范》,武王乃封箕子於朝鲜。”得其实也。


洪范


洪,大。范,法也。言天地之大法。


[疏]“洪范”○正义曰:此经开源於首,覆更演说,非复一问一答之势,必是箕子自为之也。发首二句,自记被问之年,自“王乃言”至“彝伦攸叙”,王问之辞。自“箕子乃言”至“彝伦攸叙”,言禹得九畴之由。自“初一曰”至“威。用六极”,言禹第叙九畴之次。自“一五行”已。下,箕子更条说九畴之义。此条说者,当时亦以对王,更复退而修撰,定其文辞,使成典教耳。○传“洪大”至。“大法”○正义曰:“洪,大”、“范,法”皆《释诂》文。中国古籍全录


惟十有三祀,王访于箕子。


商曰祀,箕子称祀,不忘本。此年四月归宗,周先告武成,次问天道。


王。乃言曰:“呜呼!箕子,惟天阴骘下民,相协厥居,


骘,定也。天不言。而默定下民,是助合其居,使有。常生之资。○阴,默也,马云:“覆也。”骘,之逸反,马云:“升也。升犹举也,举犹生也。”相,息亮反,助也。


我不知其彝伦攸叙。”


言我不知天所以定民之。常道理次。叙。问何由。○彝,以之反。


[。疏]“惟十”至“攸叙”○正。义曰:此箕子陈。王问已之年,被问之事。惟文王受命十有三祀,武王访问於箕子,即陈其问辞,王乃言曰:“呜呼!箕子,此上天不言而默定下民,佑助谐合其安居,使有常。生之资。我不知此天之定民常道所以次叙。”问天意何由也。○传。“商曰”至“天道”。○正义曰:“商曰祀,周曰年”,《释天》文。案此《周书》也,《泰誓》称“年”,此独称“祀”,故解之“箕子称祀,不忘本”也。此篇箕子所作,箕子商。人,故记传引此篇者,皆云“《商书》曰”,是箕子自作明矣。序言“归,作《洪范》”,似归即作之,嫌在。《武成》之。前,故云“此年四月归宗。周,先告武成,次问。天道”,以次在《武成》之后,故知“先告武成”也。○传“骘定”至“之资”○正。义曰:传以“骘”即质也,质训为成,成亦定义,故为定也。言民是上天所生,形神天之所授,故“天不言而默定下民”。群生受气流形,各有。性灵心。识,下民不知其然,是天默定也。相,助也。协,和也。“助合其居”者,言民有其心,天佑助之,令。其谐合其生。出言是非,立。行得失,衣食之用,动止之宜,无不禀诸上,天乃得谐合。失道则死,合道则生,言天非徒赋命於人,授以形体心识,乃。复佑助谐合其居业,使有常生之资。九畴施之於。民,皆是天助之事也。此。问。答皆言“乃”者,以天道之大,沈吟乃问,思虑乃答。宣八年《公羊传》曰:“乃,缓辞也。”王肃以“阴骘下民”一句为天事,“相协”以下为民事,注云:“阴,深也。言天深定下民,与之五常之性,王者当助天和合其居所行天之性,我。不知常道伦理。所以次叙,是问。承天顺民,何所由。”与孔异也。


箕子乃言曰:“我闻在昔,鲧?洪水,汩陈其五行。


?,塞。汩,乱也。治水失。道,乱陈其五行。○鲧,工本反。?音因。汩,工忽反。行,户更反。


帝乃震怒,不畀洪范九畴,彝伦攸?尽?/p>


畀,与。?荆?芤。病L。於??纾?挥氪蠓ň懦搿3耄?嘁病9食5浪?园堋!痤??囟?矗?旄χ练矗?⑼??荆?嗦贩矗?焱?贩。矗?芤病?/strong>


鲧则殛死,禹乃嗣兴,


放鲧。至死不赦。嗣,继也。废父兴子,尧舜之道。○殛,纪力反,本或作极,音同。


天乃锡禹洪范九畴,彝伦攸叙。


天与禹洛出书,神龟负文而出,列於背,有数至于九。禹遂因而第之,以成九类,常道所以次叙。○锡,星历反。


[疏]“箕子”至“攸叙”○正。义曰:箕子乃言,答王曰:“我闻在昔,鲧障塞洪水,治水失道,是乃乱陈其五行而逆天道也。天帝乃动其威怒,不与鲧大法九类,天之常道所以败也。鲧则放殛,至死不赦。禹以圣。德继父而兴,代治洪水,决道使通,天乃赐禹大法九类,天之常道所以得其次叙。”此说其得九类之由也。○传“。?塞”至“五行”○正义曰:襄二十五年《左传》说。陈之伐郑云“井?木刊”,谓塞其井,斩其木,是“?”为塞也。“汩”是乱之意,故为乱也。水是五行之一,水性下流,鲧反塞之,失水之性,水失其性,则五行皆失矣。是。塞洪水为乱,陈其五行,言五行陈列皆乱也。《大禹谟》帝美禹治水之功云:“地平天成。”传云:“水土治曰平,五。行叙曰成。”水既治,五行序,是治水失道,为乱。五行也。○传“畀与”至“以败”。○正义曰:“畀,与”,《释诂》文。“?荆?堋保?啻?狄病R杂淼枚?绮坏茫?饰?於???纾?挥氪蠓ň懦搿!俺搿笔潜怖嘀???饰?嘁病Q云涿渴伦韵嗬嗾哂芯牛?耪吒饔幸徽拢?省逗菏椤肺。街??耪隆4宋骄爬啵?翘熘?5溃?炔坏镁爬啵?食5浪?园芤病W怨乓岳吹镁懦胝呶┯杏矶??次赔湃擞械弥?咭病H羧私缘。弥?。?缍啦坏茫?裳蕴斓叟?纭b湃私圆坏茫?姥蕴炫?。缯撸?杂碛芍嗡?泄Γ?侍齑椭??缫嘀嗡??觳挥耄?增缬。砭闶侵嗡??覆坏枚?拥弥???哉糜碇?サ膘短煨模?示裒缫哉糜硪病!鸫?胺碰纭敝痢爸?馈薄鹫?逶唬捍?印伴辍蔽奖恢锷保?时嬷?啤胺碰缰了啦簧狻币病!八茫?獭保?妒挖?肺摹H??曰梗?缸镒臃希?试啤胺细感。俗樱?⑺粗?馈薄I头8鞔悠涫担??煜轮?凉?病!鸫?疤煊搿敝痢按涡稹薄鹫?逶唬骸兑住は荡。恰吩疲骸昂映鐾迹?宄鍪椋?ト。嗽蛑?!本爬喔饔形淖郑?词鞘橐病6?啤疤炷宋?怼保??颂煊胗碚呒词恰堵。迨椤芬病!逗菏椤の逍兄尽罚骸傲蹯б晕??讼堤於?酰?映。鐾迹?蚨????素允且病S碇魏樗???堵迨椤罚。?ǘ?轮??逗榉丁肥且病!毕却锕参。?怂担?旮骸堵迨椤罚?。?奁涫拢?吨泻颉芳爸钗扯嗨祷频垡。ⅰ⑺从怼⑻牢奈涫芡际橹?拢?栽屏?和迹?旮菏椤N澈蛑?椋?恢??鳎?ㄈ颂趾耍?轿逼鸢?剑?涓辞昂褐???。加写耸椋?郧把д弑叵啻?怂担?士滓跃爬嗍巧窆旮何亩?觯?徐侗常?惺?右欢?领毒拧S砑?湮模?煲蚨?谥??猿纱司。爬喾ㄒ病4司爬喑露?兄??5。浪?缘么涡鹨病Q杂淼谥?撸?蕴焐裱杂铮?氐奔蛞??挥η?写蔚凇6∧?。舸耍?室晕?泶蔚谥?S砑鹊谥??庇谐煞ǹ纱??θ司≈????渫醵牢驶?诱撸?段逍兄尽吩疲骸笆ト诵衅涞蓝?ζ湔妫?导办兑螅??釉诟甘χ?欢?渲?V芗瓤艘螅?曰?庸橹埽?渫跚仔橐讯?恃伞!毖曰?拥淦涫拢。?饰渫跆匚手??湟寤虻比灰病H羧唬。?笥砑鹊镁爬啵?5朗加写涡穑?从小堵迨椤分?埃?5浪?圆宦艺撸?烙薪酱荆?逃惺杳埽??室亚埃?。尬囊嘀危?沃刮蕖堵迨。椤芬。病5?鹊镁。爬嘁院螅?ネ醴ǘ?兄??。又?蛑危?ブ?蚵遥?蚀怂党5镭?鹭?居伞堵迨椤范?V泄?#x53E4;籍全录


“初一曰五行,


九类,类一章,以五行为始。


次二曰敬用。五。事,


五事在身,用之。必敬乃善。


次三曰农用八政,


农,厚也,厚用之政乃成。○农,马云:“食为八政。之首,故以农名之。”


次四曰协用五纪,


协,和也,和天时使。得正用五纪。


次五曰建用皇极,


皇,大。极,中也。凡立事当用大中之道。


次六曰?V用三德,


治民必用刚柔正直之三德。


次七曰明用稽。疑,


明用卜筮考疑之事。


次八曰念用庶徵,次九曰乡用。五福,威用。六极。


言天所以乡劝人用五福,所以威沮。人用六极。此已上禹所第叙。○向,许亮反,又。许两反。沮,在汝反。此已上,时掌反。禹所第叙,马云:“从‘五行’。已下至‘六极’,《洛书》文。也。《汉书·五行志》以‘初一’已下皆《洛书》文也。”


[疏]“初一”至“六极”○正。义曰:天所赐禹大法九类者,初一曰五材气性流行,次二曰敬用在身五种之行事,次三曰。厚用接物八品之政教,次四。曰和用天象五物之纲纪,次五曰立治用大为中正之道,次六曰治民用三等之德,次七曰明用小筮以考疑事,次八曰念用天时众。气之。应验,次九曰乡劝人用五福,威沮人。用六极。此九类之事也。○传“农厚”至“乃。成”。○正义曰:郑玄云:“农读为?。”则“农”是?意,故为厚也。政施於民,善不厌深,故“。厚用之政乃成”也。张晏、王肃皆言“农,食之本也。食为八政之首,故以农言之”。然则农用止为一食,不兼八事,非上下之例,故传不然。“八政”、“三。德”总是治民,但。“政”是被物之名,“德”是在己之称,故分为二畴也。○传“协和”至“。五纪”○正义曰:“协,和”,《释诂》文。天是。积气,其状无形,列宿四方,为天之限。天左行,昼夜一周。日月右行,日迟月疾。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有馀,日则日行一度,月则日行十三度有馀,日月行於星。辰,乃为天之历数。和此天时,令。不差错,使行得正用五纪也。日。月逆天道而行,其行又有迟疾,故。须调和之。○传“皇大”至“之道。”○正义曰:“皇,大”,《释诂》文。“极”之为。中,常训也。凡所立事,王者所行皆是,无得过与不及,常用大中之道也。《诗》云“莫匪尔极”,《周礼》“以为民极”,《论语》“允执其中”,皆谓用大中也。○传“信人”至“第叙”○。正义曰:“贫”、“弱”等六者,皆谓穷极恶事,故目之“六极”也。“福”者人之所慕,皆乡望之。“极”者人之所恶,皆畏惧之。“劝”,勉也,勉之为善。“沮”止也,止其。为恶。福、极皆上天为之,言天所以乡望劝勉人用五福,所以畏惧沮止人用六极,自“初一曰”已下至此“六极”已上,皆是禹所次第而叙之。下。文更将此九类而演说之,知此九者皆禹所第。也。禹为此次者,盖以五行。世所行用,是诸事之本,故“五行”为初也。发见於人则为五事,故“五事”为。二也。正身而后及人,施人乃名为政,故“八政”为三也。施人之政,用天之道,故“五纪。”为四也。顺天布政,则得大中,故“皇极”为。五也。欲求大中,随德是任,故“三德”为六也。政虽在德,事必。有疑,故“稽疑”为七也。行事在於政,得失应於天,故“庶徵”为八也。天监在下,善恶必报,休咎。验於时气,祸福加於人身,故“五福”、“六极”为九也。“皇极”。居中者,总包上下,故“皇极”传云“大中之道”。大立其有中,谓行九。畴之义是也。“福”、“极”处末者,顾。氏云:“前八事俱得,五福。归之。前。八事俱失,六极臻之。故福极处。末也。”发首言“初一”,其。末不言“终九”者,数必以一为始,其九非数之终,故从上言“次”而不言“终”也。五行不言“用”者,五行万物。之本,天地。百物莫不用之,不嫌非用也。传於“五福”、“六极”言天用。者,以前并是人君所用,五福六极受之於天,故言天用。传言此“禹所第叙”,不知《洛书》本有几字。《五行志》悉载。此一章,乃云:“凡此六十五字,皆《洛书》本文。”计天言简要,必无次第之数。上传云“禹。因而。第之”,则孔以第是禹。之所为,“初一曰”等二十七字必是。禹加之也。其“敬用”、“农用”等一十八字,大刘及顾氏以为龟背。先有总三十八字。小刘以为“敬用”等亦禹所第叙,其龟文惟有二十字。并无明据,未知孰是,故两存焉。“皇极”不言数者,以总该九畴,理兼万事,非局数能尽故也。“稽疑”不言数者,以卜五筮二,共成为七,若举卜不得兼筮,举筮不得兼卜,且疑事既。众,不可以数总之故也。“庶徵”不言。数者,以“庶徵”得为五休,失为五咎,若举休不兼咎,举咎不兼休,若休咎并言,便为十事,本是五物,不可言十也。然“五福”、“六极”所以善恶皆言者,以沮劝在下,故丁宁明言善恶也。且“庶徵”虽有休咎,皆以念虑包之。“福”、“极”乡威相反,不可。一言为目,故别为文焉。知“五福”、“六极”非各分为畴,所以其为一者,盖以龟文“福”、“极”相近一处,故禹第之总为一畴。等行五事,所以福五而极六者,大刘以为“。皇极”若得,则分散总为五福,若失则不能为五事之主,与五事并列其咎弱,故为六也。犹。《诗》平王以后与诸侯并列同为国风焉。咎徵有五而极有六者,《五行传》云:“皇之不极,厥罚常阴。”即与咎徵“常雨”。相类,故以“。常雨”包。之为五也。


“一,五行。一曰水,二曰。火,三曰木,四曰金,五曰土。


皆其生数。


水曰润下,火曰炎上,


言其自然之常性。○炎,荣钳反。上,时掌反,又如字,下同。


木曰曲直,金曰从革,


木可以揉曲直,金可以改更。○揉,如酉反。


土爰稼穑。


种曰稼,敛曰。穑。土可以种,可以敛。


润下作咸,


水卤所生。○咸音咸。卤音鲁。


炎上作苦,


焦。气之味。


曲直作酸,


木实之性。


从革作辛,


金之气味。


稼穑作甘。


甘味生於百?。五行以下,箕子所陈。


[疏]“一五行”至“作甘”○正。义曰:此以。下箕子所演陈禹所第畴名於上,条列说以成之。此章所演,文有三重,第一言其名次,第二言其体性,第三言其气味,言五者性异而味别,各为人之用。《书传》云:“水火者百姓之所。饮食也,金木者百姓之所兴作也,土者万物之所资生也。是为人用。”“。五行”即五材也,襄二十七年《左传》云“天生。五材,民并用之”,言五者各。有材?忠病。N。街?靶小闭撸?粼谔煸蛭迤?餍校?诘厥浪?杏靡病!鸫?敖云渖??薄鹫?逶唬骸兑住は荡恰吩唬。骸疤煲唬?囟??烊??厮模?煳澹?亓??炱撸?匕耍?炀牛?厥?!贝思词俏逍猩?芍??L煲簧???囟?。?穑?烊??荆?厮。纳?穑。?煳迳?粒?似渖??病H绱嗽蜓粑奁ィ?跷揆睿?实亓?伤??炱叱苫穑?匕顺赡荆?炀懦山穑?厥?赏。粒?妒且跹舾饔衅ヅ迹??锏贸裳桑?饰街?墒?病!兑住は荡恰酚衷弧疤焓?澹?厥?澹?逦幌嗟枚?饔泻希?怂?猿杀浠??泄砩瘛保?酱艘病S质???穑?痨兑跹簟R跹敉?矗?陟度盏馈J?辉露?寥漳霞??衾炊?跬?6???灰玻?砸谎羯??。?。?N逶。孪闹寥毡奔??踅。??敉恕。O模?鹞灰玻?币。砸灰跎??鹗。?5?醪。幻?妫??匾耘迹?室粤?露?跎??鹗?病J枪省兑姿怠烦魄?觎妒?辉。伦樱?ふ觎读。?挛矗??宰笮校?纱艘病6?烈约办断闹粒?蔽?。衾础U?挛?耗疚灰玻??粢焉??嗜??臼?O闹。烈约岸?粒?蔽?踅?0嗽挛?锝鹞灰玻?囊跻焉??仕奈?鹗?H?麓褐?荆?募就廖灰玻?逖粢焉??饰逦?潦??似渖???梢病S滞蛭镏?荆?猩?段蓿?呱?段ⅲ?捌涑尚危?嘁晕⒅??ァN逍邢群螅?嘁晕⒅??巍N逍兄。?澹??钗ⅲ??。弧;鸾ブ。????D拘问担???=鹛骞蹋??摹M林蚀螅??濉R嗍。谴沃?恕4罅跤牍耸辖砸晕??鹉窘穑?猛潦??桑?仕?墒???鸪墒?撸?境墒。?耍?鸪墒?牛?脸墒?。?R逡嗳灰病!鸫?把云渥匀恢?P浴薄鹫?逶唬骸兑住。の难浴吩疲骸八?魇??鹁驮铩!蓖跛嘣唬骸八??匀笸蛭锒?讼拢?鹬?匝资⒍??稀!笔恰叭笙隆薄ⅰ把咨稀保?云渥匀恢。?拘浴!鸫?澳究伞敝痢案母?薄鹫?逶唬捍艘嘌云湫砸玻?叭嗲?薄闭撸??饔行肭?币。病!翱筛母?闭撸?上??晕?饕病D究梢匀。嗔钋?保?鹂梢源尤烁母??云淇晌?擞弥?庖病S纱硕?郏。??蛉笙拢?捎靡怨喔龋换鹪蜓咨希?捎靡源鹅啵?嗫芍?病K?。却恳酰?嗜笙氯ひ酢;鹗谴垦簦?恃咨先ぱ簟D窘。鹨跹粝嘣樱?士汕?备母?病!鸫?爸衷。弧敝痢耙粤病薄鹫?逶唬褐P?吨芾褡ⅰ吩疲骸爸址Y曰稼,若嫁。女之有所生。”然则“穑”是惜也,言聚畜之可惜也。共为治田之事,分为“种”、“敛”二名耳。土上所为,故为土性。上文“润下”、“炎上”、“曲直”、“从革”,即是水火木金体有本性。其稼穑以人事为名,非是土之本。性,生物是土之本性,其稼穑非土本性也。“爰”亦“曰”也,变“曰”言“爰”,以见。此异也。“六。府”以“土”、“?”为二,由其体。异故也。○传“水卤所生”○正义曰:水性本甘,久浸其地,变而为卤,卤味乃咸。《说文》云:“卤,西。方咸地。东方谓之斥,西方谓之卤。”《禹贡》云:“海滨广斥。”。是海浸其旁地,使之咸也。《月令。·冬》云“其味咸,其臭朽”是也。土言“曰”者,言其本性。此言“作”者,从其发见。指其体则称“曰”,致其类即言“作”。下“五事”、“庶徵”言“曰”、“作”者,义亦然也。○传“焦气之味”○正义曰:火性。炎上,焚物则焦,焦是苦气。《月令·夏》云“其臭焦,其味苦”,苦为焦味,故云“焦气之味”也。臭之曰“气”,在口曰“味”。○传“木实之性”○正义曰:木。生子实,其味多酸,五果之味虽殊,其为酸一也,是木实之性然也。《月令·春》云“其味酸,其臭膻”是也。○。传“金之。气味”○正义曰:金之在火,别有。腥气,非苦非酸,其味近辛,故辛为金之气味。《月令·秋》云“其位辛,其臭腥”是也。○传“甘味生於百?”○正义曰:“。甘味生於百?”,?是土之所生,故甘为土之。味也。《月令·中央》云“其味甘,其。臭香”是也。


“二,五事。一曰貌,


容仪。○。貌,本亦作《豸页》。


二曰言,


词章。


三曰视,


观正。○视,常止反,徐市止反。


四曰听,


察是非。


五曰思,


心虑所行。○思如字,徐息吏反,下同。


貌曰恭,


俨恪。○俨,鱼。检反。


言曰从,


是则。可从。


视曰明,


必清审。


听曰聪,


必微谛。○谛音帝。


思曰睿。


必。通於微。○睿,悦岁反,马云:“。通也。”


恭作肃,


心敬。


从作?V,


可以治。


明作?。?,


照了。○??,之。舌反,徐丁列反,又之世反。


聪作谋,


所谋必成当。○当,丁浪反。


睿作圣。


於。事无不通谓之圣。


[疏]“二五”至“作圣”○正义曰:此章所。演亦为三重,第一言其所名,第二言其所用,第三言其所。致。“貌”是容仪,举身之大名也,“言”是口之所出,“视”是目之所见,“听”是耳之所闻,“思”是心之所虑,一人之上有此五事也。貌必须恭,言必可从,视必。当明,听必当聪,思必当通於微密也。此一重即是敬用之事。貌能恭,则心肃敬也。言可从,则政必治也。视能明,则所见照??也。听能聪,则所谋必当也。思通微,则事无不通,乃成圣也。此一重言其所致之事。《洪范》本体与。人主作。法,皆据。人主为说。貌总身也,口言之,目视之,耳听之,心虑之,人主始於敬身,终通万事,此五事为。天下之本也。五事为此次者,郑云:“此数。本诸阴。阳,昭明人相见之次也。”《五行。传》曰:“貌属木,言属金,视属火,听属水,思属土。”《五行传》伏生之书也。孔於。太戊桑?之下云“七日大拱,貌不恭之罚”,高宗?雉之下云“。耳不聪。之异”,皆《书传》之文也。孔取《书传》为说,则此次之意亦当如《书传》也。木有华叶之容,故貌属木。言之决。断若金之斩割,故言属金。火外光,故视属火。水内明,故听属水。土安静而万物生,心思虑而万事成,故思属土。又於《易》东。方震为足,足。所以动容貌也。西方兑为口,口出言也。南方离为目,目视物也。北方坎为耳,耳听声也。土在内,犹思。在心。亦是五属之义也。○传“察是非”。○正义曰:此五事皆有是非,《论语》云: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。”又引《诗》云:“思无邪。”故此五事皆有是非也。此经历言五名,名非善恶之称,但为之有善有恶,传皆以。是辞释之。“貌”者言其动有容仪也,“言”道其语有辞章也,“视”者言。其观正不观邪也,“听”者受人言察是非也,“思”者心虑所行使行得中也。传於。“听”云“察是非”,明五者皆有是非也,所为者为正不为邪也。於“视”不言“视邪正”,於“听”言“察是非”,亦所以互相明也。○传“必通於微”○正义曰:此一重言敬用之事。貌戒惰容,故“恭”为俨恪。《曲。礼》曰:“俨若思。”“俨”是严正之貌也。“恪”,敬也,貌当严正而庄敬也。言非理则人违之,故言是则可从也。视。必明於善恶,故必清彻而审察也。听当别彼是非,必微妙而审谛也。王肃云:“睿,通也。思虑苦其不深,故必深思使通。於微也。”此皆敬用使然,故经以善事明之。郑玄云:“此恭、明、聪、睿。行之於我身,其从则是彼人从我,以与上下违者,我是而彼从,亦我所为不乖倒也。”此据人主为文,皆是人主之事,《说命》云“接下思恭,视远惟明,听德惟聪”,即此是也。○传“。於事”至“之圣”○正义曰:此一重言所致之事也。恭在貌而敬在心,人有心慢而貌恭,必当缘恭以致敬,故貌恭作心敬也。下从上则国治,故人主言必从,其国可以治也。视能清审,则照了物情,故。视明致照??也。听聪则知其是非,从其是为谋必当,故听。聪致善谋也。睿、圣俱。是通名,圣大而睿小,缘其能通微,事事无不通,因睿以作圣也。郑玄《周礼注》云:“圣通而先识也。”是言识事在於众物之先,无所不通,以是名之为圣。圣是智之上,通之大也。此言人。主行其小而致其大,皆是人主之事也。郑云:“皆谓其政所致也。君貌恭则臣礼肃,君言从则臣职治,君视明则臣照??,君听。聪则臣进谋,君思睿则臣贤智。”郑意谓此所致皆是君致臣也。案“庶徵”之意,休徵、咎徵皆肃、?V所致,若。肃、?V、明、聪皆是臣事,则休、咎。之所致,悉皆。不由君矣。又圣大而睿小,若君睿而致臣圣,则臣皆上於君矣,何不然之甚乎!“??”。字王肃及《汉书·五。行志》皆云:“??,智也。”定本作“??”,则读为哲。


“三,八。政。一曰食,


勤农业。


二曰货,


宝用。物。


三曰祀,


敬鬼神以成教。


四曰。司空,


主空土以居民。


五曰司徒,


主徒众,教以礼义。


六曰司寇,


主奸盗,使无纵。○纵,子用反,或作从,音同。


七曰宾,


礼宾客,无不敬。


八曰师。


简师所任必良,士卒必练。○卒,子忽反。


[疏]“三八政”至“曰师”○正义曰:“八政”者,人主施政。教於民有八事也。一曰食,教民使勤农业也。二曰货,教民使求资用也。三曰祀,教民使敬鬼神也。四曰司空之官,主空土以居民也。五曰司徒。之官,教众民以礼义也。六。曰司寇之官,诘治民之奸盗也。七曰宾,教民以礼待宾。客,相往来。也。八曰师,立。师防寇贼,以安保民也。八政如此次。者,人不食则死,食於人最急,故食为先也。有食又须衣货为人。之用,故“货”为二也。所以得食货,乃是明灵?之,人当敬事。鬼神,故“祀”为三也。足衣食、祭鬼神,必当有所安居,司空主居民,故“司空”为四也。虽有所安居,非礼义不立,司徒教以礼义,故“司徒”为五也。虽有礼义之教,而无刑杀之法,则??弱相陵,司寇主奸盗,故“司寇”为六也。民不往来,则无相亲之好,故“宾”为七也。寇贼为害,则民不安。居,故“。师”为八也。此用於民缓急而为次。也。“食”、“货”、“祀”、“宾。”、“师”指事为之名,三卿举官为名者,三官所主事多,若以一事为名,则所掌不尽,故举官名。以见义。郑玄云:“此数本诸其职先后之宜也。食谓掌民食之。官,若后稷者也。货掌金帛之官,若《周。礼》司货贿是也。祀掌祭祀之官,若宗伯者也。司空掌居民之官。司徒掌教民之官也。司寇掌诘盗贼之官。宾掌诸侯朝觐之官,《周礼》大行人是也。师掌军旅之官,若司马也。”王肃云:“宾掌宾客之官也。”即如郑、王之说,自可皆举官名,何独三事。举官也?八政主以教民,非谓公家之事,司货贿掌公家货贿,大行人掌王之宾客,若其事如《周礼》,皆掌王家之事,非复施民之政,何以谓之“政”乎?且司马在上,司空在。下,今司空在四,司马在八,非取职之先后也。○传“宝用物”○正义曰:“货。”者,金玉布帛之总名,皆为人用,故为“用物。”。《旅獒》云“不贵异。物贱用物”是也。食则勤农以求之,衣则蚕绩以求之,但货非独衣,不可指言求处,故云得而宝爱之。《孝经》云:“谨身节用。”《诗序》云:“俭以足用。”是宝物也。○传“主空土以居民”○正义曰:《周官》。篇云:“司空掌邦土,居四民,时地利。司徒掌邦教,敷五典,扰兆民。司寇掌邦禁,诘奸慝,刑暴乱。”《周礼》司徒教以礼义,司寇无纵罪。人,其文具矣。○传“简师”至“必练”○正义曰:经言“宾”、“师”,当有宾师之法,故传以“礼宾客,无不敬”,教民。待宾客。相往来也。“师”者,众之通名,必当选人为。之,故传言“简师”,选人为师也。“所任必良”,任良将也。“士卒必练”,“练”谓教习使知义,若练金使。精也。《论语》:“以不教。民战,是谓。弃之。”是士卒必须。练也。


“四,五纪。一曰岁,


所以纪四时。


二曰月,


所以纪一月。


三曰日,


纪一日。


四曰星辰,


二十八宿迭见以叙气节,十二辰以纪日月所会。○宿。音秀。迭,田节反。见,贤遍反。


五曰历数。


历数节气之度以为历,敬授民时。


[疏]“四五纪”至“历数”○正义曰:“五。纪”者,五事为天时之经纪也。一曰岁,从冬至以及明年冬至为一岁,所以纪四时也。二曰月,从朔至晦,大月三十日,小月二十九日,所以纪一月也。三曰日,从夜半以至明日夜半周十二辰为一日,所以纪一日也。四曰星辰,星谓二十八宿,昏明迭见;辰谓日月别行,会於宿度,从子至於丑为十二辰。星以纪节气早晚,辰以纪。日月所会处也。五曰历数,算日月行道所历,计气。朔早晚之数,所以为一岁之历。凡此五者,皆所以纪天时,故。谓之“五纪”也。五纪不言“时”者,以岁月气节正而四时亦自正,时随月变,非历所推,故不言“时”也。五纪为此节者,岁统月,月统日,星辰见於天,其曰“历数”,总历四者,故岁为始,历为终也。○传“二十”至“所会”○正义曰:二十八宿,布於四方,随天转运,昏。明迭见。《月令》十二月皆纪昏旦所中之星。若《月令》孟春昏参中,旦尾中;仲。春昏弧中,旦建星中;季春昏七星中,旦牵牛中;孟夏昏翼中,旦婺女中;仲夏昏亢中,旦危中;季夏昏心中,旦奎中;孟秋昏。建星中,旦毕中;仲秋昏牵牛中,旦觜?中;季秋昏虚中,旦柳中;孟冬昏危中,旦七星中;仲冬昏东壁中,旦轸中;季冬。昏娄中,旦氐中;皆所以叙气节也。气节者,一岁三百六十五日有馀,分为十二月,有二十。四气。一为节气,谓月初也。一为中气,谓月半也。以彼迭见之星,叙此月之节气。也。昭七。年《左传》晋侯问士文伯曰:“多语寡人辰而莫同,何谓也?”对曰:“日月之会是谓辰。”“会”者,日行迟,月行疾,俱循天度而右行,二十九日过半月行一周天,又前及日而与日会,因谓会处为辰。则《月令》孟春日在营室,仲春日在奎,季春日在胃,孟夏日在毕,仲夏日在东井,季夏日在柳,孟秋日在翼,仲秋日在角,季秋日在房,孟冬日在尾,仲冬日在斗,季。冬日在婺女,十二会以为十二辰。“辰”即子丑寅卯之谓也,十二辰所以纪日月之会处也。郑以为“星,五。星也”。然五星所行,下民不以为候,故传不以“星”为五星也。○传“历数”至“民时”○正义曰:天以积气。无形,二十八。宿分之为限,每宿各有度数,合成三百六十五度有馀。日月右行,循此宿度。日行一度,月行十三度有馀,二十九。日过半而月一周与日会,每於一会谓之一月,是一岁为十二月,仍有馀十一日。为日行天未周,故置闰以充足。若均分天度以为十二次,则每次三十度有馀。一次之内有节气、中气,次之所。管,其度多每月之所统,其日入月朔,参差不及,节气不得。在月朔,中气不得在月半。故圣人历。数此节气之度,使知气所在,既得气在之日,以。为一岁之历,所以敬。授民时。王肃曰“日月星辰所行,布而数之,所以纪度数”。是也。“岁”、“月”、“日”、“星”传皆言“纪”,“历数”不言“纪”者,历数。数上四事为纪,所纪非独一事,故传不得言“纪”。但成彼四。事为纪,故通数以为五耳。


“五,皇。极。皇建其有极,


大中之道,大立其有中,谓行九畴之义。


敛。时五。福,用敷锡厥庶民。


敛是五福之道。以为教,用布与众民使。慕。之。


惟时厥庶民。于汝极,锡汝保极。


君上有五福之教,众民於君取中,与。君以安中之善。言从化。


凡厥庶民,无有淫朋,人无有比德,惟皇作极。


民有安中之善,则无淫过朋党之恶、比周之德,为天下皆大为中正。○比,毗志反,注。同。


[疏]“五皇。极。”至“作极”○正义曰:“皇”,大也。“极”,中。也。施政教,治下民,当使大得其中,无有邪僻。故演之云,大中者,人君为民之主,当大自立其有中之道,以施教於民。当先敬用五事,以敛聚五福之。道,用此为教,布与众民,使众民慕而行之。在上能教如此,惟是其。众民皆效上所为,无不於汝人君取其中道而行。积久渐以成性,乃更与汝人君以安中之道。言皆化也。若能化如是,凡其众民无有淫过朋党之行,人无有恶相阿比之德,惟皆大为中正之道。言天下众民尽得中也。○传“大中”至“之义”○正义曰:此畴以“大中”为名,故演其大中之义。“大中之道,大立其有中”,欲使人主先自立其大中,乃以大中教民也。凡行不迂僻则谓之“中。”,《中庸》所谓“从容中道”,《论语》“允执其中”,皆谓此也。九。畴为德,皆。求大中,是为善之总,故云“谓行九畴之义”,言九。畴之义皆求得中,非独此畴求大中也。此大中是人君之大行,故特叙以为一畴耳。○传“敛是”至“慕之”○正义曰:五福生於五事,五事得中,则福报。之。“敛是五福之道”,指其敬用五事也。用五事得中,则各得其福,其福乃散於五处,不相集聚。若。能五事皆敬,则五福集来归之。普敬五事,则是敛聚五福之道。以此敬五事为教,布与众民,使众民劝。慕为之。福在幽冥,无形可见,敬用五事,则能致之,“敛是五福”,正是敬用五事。不言“。敬用五事以教”,而云“敛是五福以为教”者,福是善之见者,故言“福”以劝民,欲其慕而行善也。“汝”者,箕子“汝”王也。○传“君上”至“从化”○正义曰:凡人皆有善性,善不能自成,必须人君教之,乃得为善。君上有五福之教,以大中教民,众民於君取中。“保”训安也,既学得中,则其心安之。君以大中教民,民以大中向君,是民与君皆。以大中之善。君有大中,民亦有大中,言。从君化也。○传“民有”至“中止”○正义曰:民有安中之善,非中不与为交,安中之人则无淫过朋党之恶,无有比周之德。“朋党”、“比周”是不中者。善多恶少,则恶亦化而为善,无。复有不中之人,惟天下皆大为中正矣。


凡厥庶民,有猷有。为有守,汝则念之。


民戢有。道,有。所为,有所执守,汝则念录叙之。


不协于极,不罹于咎,皇则受之。


凡民之行,虽。不合於中,而不罹于咎恶,皆可进用,大法受之。○罹,马力驰反,又来多。反。行,下孟反。


而康而色,曰:‘予攸好德。’汝则锡之福,


汝当安汝颜色,以谦下人。人曰:“我所好者德。”汝则与之爵禄。○好,呼报反。下,遐嫁反。


时人斯其惟皇之极。


不合於中之人,汝。与之福,则是人此其惟大之中。言可勉进。


无虐茕独。而。畏高明。


茕,单,无兄。弟也。无子曰独。单独者,不侵虐之宠贵者,不枉法畏之。○无虐,马本作亡侮。茕,岐扃反。畏如字,徐云:“郑音威。”


[疏]“凡厥”至“高明”○正义曰:又说用人为。官,使之大中。凡其众民,有道德,有所为,有所执守,汝为人君则当念录叙之,用之为官。若未能如此,虽不合於中,亦不罹於咎恶,此人可勉进,宜以取人大法则受取。之。其受人之大法如何乎?汝。当和安汝之颜色,以谦下人。彼。欲仕者谓汝曰:“我所好者德也。”汝则与之以福禄,随其所。能,用之为官。是人庶几必自勉进,此其惟为大中之道。又为君者无。侵虐单独而畏忌高明,高明谓贵宠之人,勿枉法畏之。如是即为大中矣。○传“民戢”至“叙之”○正。义曰:“戢”,敛也,因上“敛是五福”,故传以“戢”言之。“戢。”文兼下三事,民能敛德行智,能使其身有道德,其才能有所施为,用心有所执守。如此人者,汝念录叙。之,宜用之为官也。“有所为”,谓艺能也。“有执守”,谓得善事能守而勿失,言其心正不逆邪也。○。传“凡民”至“受之”○正义曰:“不合於中,不罹於咎”,谓未为大善,又无恶行,是中人已上,可劝勉有方将者也,故皆可进用,以大法受之。“大法”谓用人之法,取其所长,弃。瑕录用也。上文人君。以大中教民,使天下皆为大中,此。句印敝痢邦不合於中亦用之者,上文言设教耳。其实天下之大,兆民之众,不可使皆。合大中;且庶官交旷,即须任人,不可待人尽合大中,然后叙用。言各有为,不相妨害。○传“汝当”至“爵禄”○正义曰:安汝颜色,以谦下人,其此不合於中人之,皆。人言曰:“我。所好者德也。”是有慕善之心,有方将者也。汝则与之爵禄以长进之。上句言“受之”,谓治受。以,此言“与爵禄”,谓用为官也。○传“不合”至“勉进”○正义曰:“不。合於中之人”,初时未合中也,汝与之爵禄,置之朝廷,见。人为善,心必慕之,则是人此其惟大中之道,为大中之人,言可劝。勉使进也。《。荀卿书》曰:“蓬生麻中,不扶自直。白沙在?,与之俱黑。”斯言信矣。此经或言“时人德”,郑、王诸本皆无“德”字。此传不以“德”为义,定本无“德”,疑衍字也。○传“茕单”至“畏之”○正义曰:《诗》云:“独行茕茕。”是为单,谓无兄弟也。“无子曰独”,《王制。》文。“。高明”与“茕独”相对,非谓才高,知宠贵之人位望高也。“不枉法畏之”,即《诗》所谓“不畏强御”是也。此经皆是据天子,无陵虐茕独而畏避。高明宠贵者。顾氏亦以此经据人君,小刘以为。据人臣,谬也。


人之有能有为,使羞其行,而邦其昌。


功能有为之士,使进其所行,汝国其昌盛。○其行,如字,徐下孟反。


凡厥正人,既富方?,


凡其正直之人,既当以爵禄富之,又当以善道接之。


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,时人。斯其辜。


不能使正直之。人。有好於国家,则是人斯其诈取罪而去。


于其无好德,汝虽锡之福,其作。汝用咎。


於其无好德。之人,汝虽与之爵禄,其为汝用恶道以败。汝善。○其为,于伪反。


[疏]“人之”至“用咎”○正义曰:此。又言用臣之。法。人之在位者,有才能,有所为,当褒赏之,委任使进其行,汝国其将昌盛也。凡其正直之人,既以爵禄富之,又复以善道接之,使之荷恩尽力。汝若不能使正直之人有好善於汝国家,是人於此其将诈取。罪而去矣。於其无好德之人,谓性行恶者,汝虽与之福,赐之爵禄,但本性既恶,必为恶行,其为汝臣,必用恶道以败汝善。言当任善而去恶。○传“功能”至“昌盛。”○正义曰:“功能有为之士”,谓其身。有才能,所为有成功,此谓已在朝廷任用者也。“使进其行”者,谓人之有善,若上知其有能有为,或以言语劳来之,或以财货赏赐之,或更任之以大位,如是则其人喜於见知,必当行自进益,人皆渐自修。进,汝国其昌盛矣。○传“凡其”至“接之”○正义曰:“凡其正直之人”,普谓臣民有正直者。爵禄所设,正直是与。已知彼人正直,必当授之以官。“既当与爵禄富之,又当以善道接之”,言。其非。徒与官而已,又当数加。燕赐,使得。其欢心也。○传“不能”至“而去”。○正义曰:授之以官爵,加之以燕赐,喜於知己,荷君恩德,必进谋树功,有好善於国家。若虽用为官,心不委任,礼意疏薄,更无恩纪,言不听,计不用,必将奋衣而去,不肯久留,故言“不能使正直之人有好於国家,则是人斯其诈取罪而去”也。○传“於其”至“汝善”○正义曰:“无好”对“有好”,“有好”谓有善也。“无好德之人”,谓彼性不好德、好恶之人也。《论语》。曰:“未见好德如好色者。”传记言好德者多矣,故。传以“好德”言之。定本作“无恶”者,疑误耳。不好德者性行本恶,君虽与之爵禄,不能感恩行义,其为汝臣,必用恶道以败汝善也。《易·系辞》云:“无咎者善补过也。”“咎”是过之别名,故为恶耳。


无偏无陂,遵王之义。


偏,不平。陂,不正。言当循先王。之正义以治民。○陂音秘,旧本作颇,音普。多反。


无有作好,遵王之道。无有作恶,遵王之路。


言无有乱为私好恶,动必循先王之道路。○好,呼。报。反。恶,乌路反,注同。


无偏无党,王道荡荡。


言开辟。○辟,婢必反。


无党无偏,王道平平。


言辩治。○平平,婢绵反。治,直吏反。


无反无侧,王道正直。


言所行无反道不正,则王道平直。


会其有。极,归其有极。


言会其有中而行之,则天下皆归其有中矣。


[疏]“无偏”至“有极”○正义曰:更言大中之体。为人君者当无偏私,无陂。曲,动循先王之正义。无有乱为私好,谬赏恶。人,动循先王之正道。无有乱为。私恶,滥。罚善人,动循先王之正路。无偏私,无阿党,王家所行之道荡荡然开辟矣。无阿党,无偏私,王者所立之道平平然辩治矣。所行无反道,无偏侧,王家之道正直矣。所行得无偏私皆正直者,会集其有中之道而行之。若其行必得中,则天下归其中矣。言人皆谓此人为大中之人也。○传“偏下”至“治民。”。○正义曰:“不平”谓高下,“不正。”谓邪僻,与下“好”、“恶”、“反”、“。侧”其义一也。偏颇阿党是政之大患,故箕子殷勤言耳。下传云“无有乱为私好私。恶”者,人有私好恶则乱於正道,故传以“乱”言。之。○传“言会”至“中矣”○正义曰:“会”谓集会,言人之将为行也,集会其有中之道而行之,行实得中,则天下皆归其为有中。矣。“天下”者,大言之。《论语。》云:“一曰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”此意与彼同也。


曰皇极之敷言,是彝是训,于帝其训。


曰者,大其义,言以大中之道布陈言教,不失其常,则人皆是顺矣。天且其顺,而况于人乎?


凡厥庶民,极之敷言,是训是行,以近天子之光。


凡其众民中心之所陈言,凡顺是行之,则可以近益天子之光明。○近,附近之近。


曰天子作民父母,以。为天。下王。


言天子布德惠之教,为兆民之父母,是为天下所归往,不可不。务。


[疏]。“曰皇”至“下王”○正义曰:既。言有中矣,为天下。所。归,更美之曰,以大中之道布陈言教,不使失是常道,则民皆於是顺矣。天且其顺,而况於人乎?以此之故,大中为天下所归也。又大中之道至矣,何但出於天子为贵?凡其众民中和之心,所陈之言,谓。以善言闻於上者,於是顺之,於是行之,悦於民而便於政,则可近。益天子之光明矣。又本人君须大中者,更美大之曰,人君於天所子,布德惠之教,为民之父母,以是之故,为天下所归往,由大中之道教使然。言人君不可不务大中矣。


“。六,三德。一曰正直,


能正人之曲直。


二曰刚克,


刚能立事。○克,马云:“胜也。”


三曰柔克。


和柔能治,三者皆德。


平康正直,


世平安,用正直治之。


?。?弗友刚克,


友,顺也。世强御不顺,以刚能治之。○御,鱼吕反。能治,直吏反。


燮友柔克。


燮,和也。世和顺,以柔能治之。○燮,息协反。


沈潜刚克,


沈潜谓地,虽柔。亦有刚,能。出金石。


高明柔克。


高明谓天,言天为刚德,亦有柔。克,不干四时,喻臣当执刚以正君,君亦当执柔以纳臣。


惟辟作福,惟辟作威,惟辟玉食。


言惟君得专威福,为美食。○辟,徐补亦反。玉食,张晏注《汉书》云:“玉食,珍食也”。韦昭云:“诸侯备珍异之食。”


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。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,其害于而家,凶于而国。人用侧颇僻,民用?c忒。


在位。不敦。平,则下民?c差。○颇,普多反。僻,匹。亦。反。?c,子念反。忒,他得反,马云:“恶也。”


[疏]“六三得”至“?c忒”○正义曰:此三德者,人君之德,张弛有三也。一曰正直,言能正人之曲使直。二曰刚克,言刚强而能立事。三曰柔克,言和柔而能治。既言人主有三德,又说随时而用之。平安。之世,用正直治之。强御不顺之世,用刚能治之。和。顺之世,用柔能治之。既言三德张弛,随时而用,又举天地之德,以喻君臣之交。地。之德沉深而柔弱矣,而有刚,能出金石之物也。天之德高明刚强矣,而有柔,能。顺阴阳之气也。以喻臣道虽柔,当执刚以正君;君道虽刚,当执柔以纳臣也。既言君臣之交,刚柔递用,更言君臣之分,贵贱有恒。惟君作福,得专赏人也。惟君作威,得专。罚人也。惟君玉食,得备珍食。也。为臣无得有作福作。威玉食,言政。当一统,权不可分也。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者,其必害於汝臣之家,凶於汝君之国,言将得罪丧家,且。乱邦也。在位之人,用此大臣专权之故,其行侧颇僻。下民用在位颇僻之故,皆言不信,而行差错。○传“和柔”至“皆德”○正义曰:刚不。恒用,有时施之,故传言“立事”。柔则常用以治,故传言“能治”。三德为此次者,正直在刚柔之间,故先言。二者先刚后柔,得其叙矣。王肃意与孔同。郑玄以为“三德,人各有一德,谓人臣也。”。○传“友顺”至“治之”○正义曰:《释训》云:“善兄弟为友。”“友”是和顺之名,故为顺也。传云“燮,和也”,《释诂》文。诂此三德是王者一人之德,视世而为之,故传三者各言“世”。世。平安,虽时无逆乱,而民俗未和,其下犹有曲者,须在上以正之,故世平安用。正直之德治之。世有强御不顺,非刚无以制之,故以刚能治之。世既和顺,风俗又安,故以柔能治之。郑玄以为人臣各有一德,天子择使之,注云:“安平之国,使中平守一之人治之,使不失旧职而已。国有不顺孝敬之行者,则使刚能之人诛治之。其有中和之行者,则使柔能之人。治之,差正之。”与孔不同。○传“高明”至“纳臣”○正义曰:《中庸》云:“博厚配。地,高明配天。”高而明者惟有天耳,知“高明谓。天”也。以此“。高明”是天,故上传“沈潜谓地”也。文。五年《左传》云:“天为刚德,犹不干时。”是言天亦有柔德,不干四时之序也。地柔而能刚,天刚而能柔,故以“喻臣当执刚以正君,君当执柔以纳臣”也。○。传“言惟”至“美食”○正义。曰:於“三德”之下说。此事者,以德则随时而用,位则不可假人,故言尊卑之分,君臣之纪,不可使臣专威福,夺君权也。衣亦。不得?c君而独言食者,人之所资,食最为重,故举言重也。王肃云:“辟,君也。不言王者,关诸侯也,诸侯於国得专赏罚。”其义或当然也。○传“在位”至“?c差”○正。义曰:此经“福”、“威”。与“食。”於君每事言“辟”,於臣则并文而略之也。“作福作威”谓秉国之权,勇略震主者也。“人用侧颇僻。”者,谓在位小臣见彼大臣威福由己,由此之故,小臣皆附下。罔上,为此侧颇僻也。下民见此在位小臣秉心僻侧,用此之故,下民皆不。信恒,为此?c差也。言在位由大臣,下民由在位,故皆言“用”也。传不解“家”,王肃云:“大夫称家,言秉权之臣必灭家,复害其国也。”


“七,稽疑。择建立卜筮人,


龟曰卜,蓍曰筮。考正疑事,当选择知卜筮人而建立之。○蓍。音尸。


乃命卜筮。


建立其人,命以其职。


曰雨,曰霁,


龟兆形有似雨者,有似。雨止者。○霁,子细反。


曰蒙,


蒙,阴暗。○蒙,武工反,徐亡钩反。


曰驿,


气洛驿不连属。○驿音亦,注同。属音烛。


曰克,


兆相交错。五者卜兆之常法。


曰贞,曰悔,


内卦曰贞,外卦曰。悔。


凡七。


卜筮之数。


卜五,占用二,衍忒。立时人作卜筮,三人占,则从。二人之言。


立是知。卜筮人,使为卜筮之事。夏殷周卜筮。各异,三法并卜。从二人之言,善钧从众。卜筮各三人。○占用二,马云:“占,筮也。”衍,以浅反。


汝则有大疑,谋及乃心,谋及卿士,谋及庶人,谋及卜筮。


将举事而汝则有大。疑,先尽。汝心以谋虑之,次及卿士众民,然后卜筮。以决之。


汝则从,龟从,筮从,卿士从,庶民从,是之谓大同。


人心和顺,龟筮从之,是谓大同於吉。


身。其康强,子孙其逢吉。


动不违众,故。后世遇吉。○逢,马云:“逢,大也。”


汝则从,龟从,筮从,卿士逆,庶民逆,吉。


三从二逆,中吉,亦可举事。


卿士从,龟从,筮从,汝则逆,庶民逆,吉。


君臣不同,决之卜筮,亦中吉。


庶民从,龟从,筮从,汝则逆,卿士逆,吉。


民与上异心,亦卜筮以决之。


汝则从,龟从,筮逆,卿士逆,庶民逆,作内吉,作外凶。


二从三逆,龟筮相违,故可以祭祀冠婚,不可以出师征伐。○冠,官唤反。


龟筮共违于人,


皆逆。


用静吉,用作凶。


安以守常则吉,动则凶。


ARTX.CN


[疏]“七稽”至“之言”○正义曰:“稽疑”者,言王者。考正疑事。当选择知卜筮者而。建立之,以为卜筮人,谓立为卜人筮人。之官也。既立其官,乃命以卜筮之职。云卜兆有五。曰雨兆,如雨下也。曰霁兆,如雨止也。曰?兆,气蒙暗也。曰?I兆,气落驿不连属也。曰克兆,相交也。筮卦有二重,二体乃成。一卦。曰贞,谓内卦也。曰悔,谓外卦也。卜筮兆卦其法有。七事,其。卜兆用五,雨、霁、蒙、驿、克也。其筮占用二,贞与悔也。卜筮皆就。此七者推衍其变,立是知卜筮人,使作卜筮之官。其卜筮必用三代之法,三人占之,若其所占不同,而其善钧者,则从二人之言,言以此法考正疑事也。○传“龟曰”至“。立之”○正义曰:“龟曰卜,蓍曰筮”,《曲礼》文也。考正疑事,当选择知卜筮人而建立之。“。建”亦“立”也,复言之耳。郑、王皆以“建”、“立”为二,言将考疑事,选。择可立者,立为卜人筮人。○传“兆相”至“常法”○正义曰:此上五者,灼龟为兆,其璺拆形状有五种,是“卜兆。之常法”也。《说文》云:“霁,雨止也。”“霁”似雨止,则“雨”似雨下。郑玄曰:“霁如雨。止者,云在上也。”“?”声近蒙,《诗》云“零雨其蒙”,则?魇前抵?澹?室噪?为兆,蒙是阴暗也。“?I”即驿也,故以为兆。“气。落驿不连属”,“。落驿”,希稀之意也。“雨”、“霁”既相对,则“蒙”、“驿”亦相对,故“驿”为落驿。气不连属,则“?”。为气连蒙暗也。王肃云:“?I,霍驿消减如云阴。?,天。气下地不应,暗冥也。”其意如孔言。郑玄以“?I”为明,言色泽光明也。“?”者气泽郁郁冥冥也。自以“明”、“暗”相对,异於孔也。“克”谓兆相交错。王肃云:“兆相侵入,盖兆为二拆,其拆相交也。”郑玄云:“克者如雨气色。相侵入。”卜筮之事,体用难明,故先儒各以意说,未知孰得。其本。今之用龟,其兆横者为土,立者为木,斜向径者为金,背径者为火,因兆而细。曲者曲为水,不知与此五者同异如何。此五兆不。言“一曰”、“二曰”者,灼龟所遇,无先后也。○传“内卦”至“曰悔”○正义曰:僖十五年《左传》云,秦伯伐晋,卜徒父筮之。其卦遇蛊,蛊卦巽。下艮上,说卦云,巽为风,艮为山。其占云:“蛊之贞,风也;其悔,山也。”是内卦为贞,外卦为悔也。筮法爻从下起,故以下体为内,上体为外。下体为本,因而重之,故以下卦为贞。贞,正也,言下体是其正。郑玄云:“悔之言晦,晦。犹终也。”晦是月之终,故以为终,言上体是其终。也。下体言正,以见上体不正;上体言终,以见下体为始;二名互相明也。○传“立是”至。“三人”○正义曰:此经“卜五,占用二,衍忒”,孔不为传。郑玄云:“‘卜五占用’谓雨、霁、蒙、驿、克也,‘二衍忒’谓贞、悔也。”断“用”从上句,“二衍忒”者,指谓筮。事。王肃云:“‘卜。五’者,筮短龟长,故卜多而筮少。‘占用二’者,以贞、悔占六爻。‘衍忒’者,当推衍其。爻义以极其意。”。“卜五,占二”,其义当如王解,其“衍忒”宜总谓卜筮,皆当衍其义,极其变,非独筮衍而卜否也。传言“立是知卜筮人,使为卜筮之事”者,言经之此文覆述上句“立卜筮人”也。言“三人占”,是占此卜筮,法当有三人。《周礼》:“太卜掌三兆之法,一曰玉兆,二曰瓦兆,三曰原兆。掌三易之法,一。曰《连山》,二曰《归藏》,三曰《周易》。”杜子春以为“玉兆,帝。颛顼。之兆。瓦兆,帝。尧之。兆”。又云“《连山》,?牺。《归藏》,黄帝。三兆三易皆非夏殷”。而孔意必以三代夏殷周法。者,以《周礼》指言“一曰”、“二曰。”,不辩时代之名。案《。考工记。》云,夏曰世室,殷曰重屋,周曰明堂。又《礼记·郊特牲》云“夏收,殷?郏?苊帷薄=砸韵囊笾苋??嘁颍?魅?滓嘞囊笾芟嘁蛑?āW哟。褐?裕?姿?蝗 VP。?兑自蕖芬嘣疲骸跋脑弧读?健罚?笤弧豆椴亍。贰!庇肟淄?病K?匀?兹?祝?厥侨??旆ǎ?蚀?晕?囊笾懿敷吒饕匀??旆ǎ??ú⒉罚?ㄓ幸蝗耍?嗜?艘病!按佣?酥?浴闭撸。??宋?萍染??蚀又谝病H羧?酥?谙椭遣坏龋?渖俅酉停?淮又谝病!吧。凭?又凇保?闪?辍蹲蟠?肺摹<妊浴叭?ú⒉贰保?芋卟蝗唬?视衷啤安敷吒魅?恕币病>?┭匀?即佣??沃?。灰环ǘ??迹???叭?ú⒂谩闭撸俊督鹂g》云:“乃卜三龟,一习。吉。”《仪礼》士丧卜葬,占者三人,贵贱俱用三龟,知卜筮并用三代法也。○传“将举”至“决之”○正义曰:非有所举,则自不卜,故云“将举事”,事有疑,则当卜筮。人君先尽己心以谋虑之,次及卿士众民,人谋犹不能定,然后问卜筮以决之。故先言“乃心”,后言“卜筮”也。郑玄云:“卿士,六卿掌事者。”然则“谋及卿士”,以卿为首耳,其大夫及士亦在焉。以下惟言“庶人”,明大夫及士寄“卿”文以见之矣。《周礼》:“小司寇掌外朝之政,以致万民而询焉。一曰询国危,二曰询国迁,三曰询立君。”是有大疑而询众也。又曰“小司寇以叙进。而问焉”,是谋及之也。大疑者不要是彼三询,其谋及则同也。谋。及庶人,必是大事,若小事不必询於万民,或谋及庶。人在官者耳。《小司寇》又曰:“以三剌断庶民狱讼之中,一曰讯群臣,二曰讯群吏,三曰讯万民。”彼“群臣”、“群吏”分而为二,此惟言“卿士”者,彼将断狱,令众议然后行刑,故臣与民为三,其人主待众议而决之;此则人主自疑,故一人。主为一,又总群臣为一也。○。传“人心”至。“於吉”○正义曰:人主与卿士庶民皆从,是“人心和顺。”也。此必。臣民皆从,乃问卜筮,而进龟筮於上者,尊神物,故先言之。不在“汝则”之上者,卜当有主,故以人为先,下。三事亦然。改“。卜”言“龟”者,“卜”是请问。之意,吉凶龟。占兆告以人,故改言“龟”也。“筮”则本。是蓍名,故不须改也。○。传“动不”至“遇吉”○正义曰:物贵和同,故大同之吉,延及於后。宣三年《左传》称“成王定鼎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”,是“后世遇吉”。○传“三从”至“举事”○正义曰:此与下二事,皆是三从二逆,除龟、筮以外,有汝与卿士、庶民,分三者各为一从二逆,嫌其贵贱有异,从逆或殊,故三者各以有一从为主,见其为吉同也。方论得吉,以从者为主,故次言“。卿士从”,下言“庶民从”也。以从为主,故退“汝则”於下。传解其意,卿士从者,“君臣不同”也;庶民从者,“民与上异心”也。解臣民与君异。心,得其筮之意也。不言四从一逆者,吉可知,不假言之也。四从之内,虽龟筮相违,亦为吉,以其从者。多也。若三从之内,龟筮相违,虽不。如龟筮俱从,犹胜下。龟筮相违,二从三逆。必知然者,以下传云“二从三逆,龟筮相违”,既计从之多少,明从多则吉。故杜预云:“龟筮同卿士之数者,是龟筮虽。灵,不至越於人也。”上言“庶人”,又言“庶民”者,嫌“庶人”惟指在官。者,变“人”言“民”见其同也。民人之贱,得与卿士敌者,贵者虽贵,未必谋虑长,故通以民为。一,令与君臣等也。○传“民与”至“决之”○正义曰:天子圣人,庶民愚贱,得为识见同者,但圣人生知,不假卜筮,垂教作训,晦迹同凡,且庶民既众,以众情可否,亦得上敌於圣。故《老子》云。“。圣人无常心,以百姓心为心”是也。○传“二从”至“征伐”○。正义曰:此“二从三逆”为小吉,故犹可举事。“。内”谓国内,“故可以祭祀冠婚”。“外”谓。境外,“故不可以出。师征伐”。征伐事大,此非大吉故也。此经“龟从,筮逆”,其筮从、龟逆为吉亦同。故传言“龟筮相违”,见龟筮之智等也。若龟筮智等,而僖四年《左传。》云“筮短龟长”者,於时晋。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,卜既不吉,而更令筮之,神灵。不以实告,筮而得。吉,必欲用之,卜人欲令公舍筮从卜,故曰“筮短龟长”,非是龟实长也。《易·系辞》云:“蓍之德圆而神,卦之德方以智。”神以知来,智以藏。往,然则。知来藏往,是为极妙,虽龟之长,无以加。此。圣人演筮为易,所知。岂是短乎?明彼长短之说,乃是有为言耳。“此二从三。逆”,以汝与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